7z小说网 >> >> 不再逃避(ABO)(书号:47105

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

作者:没有犄角的鹿
    疼痛,剧烈的疼痛,仿佛要将整个人撕裂一般。

    所以这不是梦……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耳边依旧有那轰鸣的枪声,为什么会闻见刺鼻的硝烟味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可能,蠢货。”这是“父亲”最后说的话。

    原来那个女人看自己的眼神,一直如此,那充满恐惧的双眼,将自己视为怪物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喜欢一个“怪物”……

    李芜悦渐渐睁开了眼,本以为自己的良知早已不在,变成一个冷血的怪物。没想着还会体会到苦涩的心境,还会感到悲伤,只可惜已忘记了如何哭泣。

    她睁着一双麻木的眼,盯着某处,时不时的眨眨眼。

    胸口的酸涩和腹部的疼痛纠缠在一起,生出一种扭曲的愤怒。

    她勉强撑起身,四周是陌生的;看着装潢要比之前寨子里住的小破屋好很多。

    此时杜鹃端着微微冒出热气的水盆走进来,她刚跨过门槛,见到醒来的李芜悦时却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注意到李芜悦望着自己,她只是顿了一下,随即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来,眼神含爱,嘴角带蜜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没说,只是这一个笑,却让李芜悦心中生出的扭曲之怒莫名消散。

    李芜悦目光跟随着她,见她来到自己床边坐下,将热水盆放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你饿了吗?”她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回复她的是无声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帮你擦身子。”

    当杜鹃去挤手巾时,李芜悦顺从的将薄衣的带子解开,衣裳下滑,上身变得赤裸。李芜悦没觉得羞耻,反倒是杜鹃先害羞了起来,抓着布巾的手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反应过来李芜悦光着身子会冷,才敢开始动作。

    李芜悦低头看着温热的布巾在自己的身子擦过,自己的皮肤是白皙娇嫩的,宛若新生。没有那些狰狞丑陋的伤疤,只可惜……纱布包裹下的那里,已经生出了一道丑陋的痕迹。

    她好像离原本的“李芜悦”越来越远,反倒是朝着那个可怕的“怪物”越靠越近。

    随着她眼神变动,目光再次落到杜鹃那些热巾的手上,顺着手臂而上,看着她的脸;她紧抿的双唇,眼中是抑制不住的心疼和担忧。

    李芜悦的伤口又渗血了,将她昨日刚换的纱布又染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鲜红色犹如针一般刺痛着李芜悦的眼。

    她不是什么超人,也没有什么钢铁之躯。光靠着过人的技巧是不足以撑过一次次危险的任务,运气好时毫发无损,但是运气不好时…这刺眼的鲜红色便会出现。

    她记得那是一个平静的夜晚,意外的变故打乱了她的计划,哪怕尽力随机应变,她还是不可控的受了伤;在夜色下狼狈的回到家。在她处理伤口时,那个女人从卧室出来,看到鲜血淋漓的自己,只是一下,她又走了回去,还将门也关上,就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。

    没有担忧和心疼,有的只是惊讶和恐惧。

    李芜悦拦住杜鹃继续在她身上擦拭的手,“我想休息了……”

    杜鹃看着她有点错愕,但还是带出一个笑,将东西收拾好,“那你好好休息。”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杜鹃把水撒在院里,又甩了甩盆将剩余的水弄干净。转身欲走,正巧碰上刚回来的知县。

    知县喊住她,两人在院子寒暄了一会儿。得知李芜悦醒了,知县先是大喜,没一下却又收住了这份喜悦,他将杜鹃喊到大厅去,同她商量飞雀帮的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无一人活下来吗?”听到春香阁被灭了门,一个活口都没有时杜鹃很是震惊。

    “在洗劫了李家后,费武亮就将手下的妓子都遣散了。”知县如是说道。

    坤泽们都安然无恙倒是让杜鹃松了口气,可是……哥哥……

    他们最后的争吵仿佛就发生在昨天,明明兄妹相依这么多年,其实杜鹃也不恨哥哥,甚至很后悔那时与他争吵,现在却再也没有机会同哥哥和好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还是不明白……”知县的话让杜鹃回过神,“悦儿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,她何时学的武功,我怎么不知道?你们在避风寨也没待多久,怎可能学会一夜之间把这么多人一个不留的解决掉的本事,实在是…太过诡异……”断案多年,知县还是头一次遇到这般怪异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……是他人所为?”杜鹃其实心里还是不愿相信李芜悦会杀人这件事,她打心底里相信李芜悦还是那个心地单纯善良的李芜悦,只是因为家庭的变故让她变得沉默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没可能,但那女人所言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嘴里没有一句真话。”杜鹃打断他,语气中带着不悦,“说不定是她所为,都是为了独吞李家的财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知县摸了摸胡子,仔细思考着。他其实也是不信这事是李芜悦所做,但将罪名安到那女人头上也是不合理。对外大可以说是贼帮分赃不均导致自相残杀,无人生还。只是……不把真凶找出来,就放着这么恐怖的一个人或是组织在城里实在是叫人心生不安。

    他盯着杜鹃放在一旁的盆,出神的想着;到底是什么样的“怪物”能一夜之间取走那么多条人命……

    黑夜包裹着皎月,妄图吞噬它所散发出的光芒。光芒之下,一个落寞的黑影坐在院中。

    她仰头望着黑夜,没有云的遮蔽,空旷的夜空挤满了大小不一的光点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天空也是那般不同。以前的她也很多次抬头注视着那夜空,却不似现在这样,星光闪耀。

    那片天空是死寂是沉默,只有孤独的明月在散发着虚弱的光芒;光芒太过微弱,让城市中的黑暗肆意生长,让像自己这样的“怪物”肆意妄为。

    “天冷,为何不多穿点东西再出来?”是温柔的声音。

    李芜悦回头望去,杜鹃来到她跟前,手里还拿着保暖的披风。她欲为李芜悦披上,却被她拒绝。

    杜鹃有些失落,收回披风站在她身旁。

    李芜悦的双唇张了张,她想要说什么,可是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她大可将春香阁灭门的真相都告诉杜鹃,承认那些人都是自己杀的。但是她说不出口,她居然恐惧了,恐惧那种表情会出现在杜鹃的脸上。

    杜鹃上前,轻轻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李芜悦看着她,将自己眼中的不解,还有些道不明的东西都暴露了。

    “我会一直陪着你的…”杜鹃对她说着,又想起之前李母和自己的话,又说了一遍,“永不离。”语气也更加坚定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再纯洁无暇,善良单纯…还是如此吗?”李芜悦开口,那双鹿眼散发出的却是捕食者的气息。表面的鹿皮下,潜藏着恐怖的凶兽,至于那只单纯的小鹿,内部早已被啃食殆尽,只剩外皮一张…

    “是。”
登陆7z小说网(www.7zxsw.com)阅读《不再逃避(ABO)》最新章节^-^[手机版请访问http://i.7zxsw.com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