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z小说网 >> 玄幻魔法 >> 窃情(书号:46558

章节目录 盛筵易散良会难逢(下)

作者:木鬼衣
    神父闻声走到大门前,用力拉开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嘎吱一声,乱风裹挟雨珠自缝隙闯入,吹口哨般呜呜哀鸣着,雨太大,打开的瞬间眼前霎时一白,恍惚要患上雪盲症。

    门后是一个身穿制服的警员。

    见开门的是个外国人,他的脊梁骨不由弯了些,颇为和气地问:“神父先生,请问你有没有见过这两个人?一男一女,男的个子很高,女的跛脚。”说着,他从怀中拿出相片,递过去。

    神父看一眼照片,又不禁挪开了眼神。

    “没有,”他顿一下,蹙着眉头说。“雨太大,没人会来教堂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神父先生,方便让我们进去吗?”对方一面收着照片,一面将怀疑的目光投到他身上。“我们在搜查逃犯。”

    神父迟疑片刻后,还是点头答应了。他请对方后退几步,表示自己要先关上门再一口气拉开。然而他关上门后,并未立刻开门,而是挥舞着手臂,冲坐在过道的女人打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快走!他好像在说。

    苏青瑶会意,连忙扶着墙壁站起,跌跌撞撞地往内跑去。穿过圣堂,是一间间忏悔室,她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,很多人,可能有十几个……苏青瑶悚然,瘦削的肩膀蹭着墙壁一路朝内逃。再后头是神父平日传教的办公区,苏青瑶想躲进去,手还未搭到门上,便与开门出来的于锦铭她撞了满怀。

    “瑶瑶?”他抱住她,险些喊出声。

    幸好苏青瑶反应够快,及时抬手捂住了他的唇,叫惊呼憋在嘴里。

    “警察,警察来了,”她气若游丝地呢喃着,整个人栽倒在于锦铭的胸膛,顶着他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于锦铭双臂紧搂着她,连连倒退,心坎突突地发跳。出来时顺手关了灯,此刻倒退着回屋,恰如钻入幽暗的隧道,四面漆黑,唯有拉到一半的窗帘孤独地闪烁着白光。

    进了屋,她又反手去关门。极轻的一声“咔嚓”,她拧上锁,似是耗尽浑身力气,竟顺着门板滑落,瘫坐在地。

    于锦铭单膝跪地,想伸手去扶她,却被苏青瑶推开了手。他抬手碰了碰额头,滚烫。男人心惊,急忙抹黑拿来玻璃药瓶,又倒出两粒醋柳酸片送到她唇边:“快把药吃了。”

    苏青瑶抬一下手,比着口型说:“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又听门外似有说话声,可能是警员在搜查忏悔室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向于锦铭,见他眉头紧皱,右手死死摁着门板,不由惨淡地笑了下。她忽而觉得眼前的男人很可怜,而自己又卑鄙无耻到极点,因为她一直都知道,她或许爱他,但没有那么爱他,先前的不走,如今的走,归根结底是为了她自己。她利用了他,害他要因为通奸罪与破坏家庭罪上法庭受审。

    思索间,一串脚步声响起,含糊的话音越发近了。“没人”,“这里也没有”,“空的”,“下一间呢”,一声明晰过一声,全然破碎的话语,你说完我说,应是来了许多人,多到他们无路可走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瑶瑶,你留在这里,”短暂的沉默后,于锦铭看着她的眼睛说。“我出去对付他们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起身便要开门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”苏青瑶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拽住他的胳膊。“贺常君,你跟贺常君约定兵分两路,然后在城外会和,是吗?”

    于锦铭点头。

    “按理说,他早该到了,可他没来,反而是警员先一步追到了这里。”苏青瑶叹息。“锦铭,贺常君……是那个,对吧。”

    于锦铭听后,脸上的血色顿时消退干净。

    他又点一下头,嗓子眼发干。

    脚步声逼近,如同一把高悬在头顶的铡刀,马上要来到后颈。

    苏青瑶闻声松开于锦铭的胳膊,蹭着门板无力地站起。

    “你跑,我出去。”她说,语调平静。“我一个人是没法跑的,我连路都走不动了。所以趁现在还有时间,你快翻窗。”

    “别开玩笑了。”于锦铭竭力压低声音,颤抖着说。“瑶瑶……你听我的话,乖乖躲在这里,好不好?我想法子把他们打发走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如果真抓住了贺常君,那你肯定脱不了干系。”苏青瑶垂眸,淡然地抚平他前襟的褶皱。“再说,你又有什么法子?他们既然敢出警抓人,就说明没有顾及你四少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许!”于锦铭咬牙。雨声越发急切,身后灰白的帘幕也愈发稠密,他挺拔的身姿拓印在门板,摇摇晃晃。“你呆在这里,好不好?相信我,我一定能想出办法的,我一定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办法的。”苏青瑶轻柔地打断。“锦铭,别犯傻了,真的。”

    于锦铭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他低头,眼鼻一酸,再抬头,眼眶通红。

    苏青瑶也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太多不成句子的字词堵住了嗓子,最终,她只是仰起脸,掌心抚上男人的侧脸,鬓边柔软的短发落在指缝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一声细响,近似玻璃碎裂的声音,她打开门,翩然而去。

    挤在走廊的警员们纷纷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他们看见一个洁白到近似雾气的女人扶着墙壁,迎面走来。周围一步一步地静下去,直至她站定。没有人着急开口,他们都紧盯着眼前这个孱弱到随时会倒下的女人,如此可怜,如此美丽,任谁都不会想到,她会是一个跟奸夫私奔的荡妇,一个令人作呕的、早四十年理应被扒光衣服游街示众的潘金莲。

    “我是……苏青瑶。”她说。“警员先生,你们是来抓我的吗?”

    神父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你一个?”领队的警察说。“于锦铭他人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”苏青瑶说,“他把我送到这里就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并不信,手里掂着警棍。“苏小姐,你与奸夫通奸私奔,这起码要蹲一年以上的牢房。我警告你,你现在已经犯下了重罪!但如果你能老实交代,我们算你大功一件,到时候在法庭替你说说情,那样你还有轻判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她依旧摇头。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领队扬起警棍,示意道。“带走!”

    警员彼此交换了下眼神,给女人带上手铐。其中两名警员押着她朝外走去,其余的则留下继续搜查。

    他们路过了忏悔室,忏悔室的窄门被悉数打开,散发着极淡的湿木头的气息,也许这就是罪恶的味道。穿过忏悔室,过天井,便又回到圣堂。大门沉重,门外风急,右边的警察松开手,小跑着去开门。

    他双手握住铜把手,掀开戏台上猩红的幕布般,猛然拉开大门。

    涌入的狂风如同荒海的波涛,而雨珠在其中飞舞,恰如点点鱼鳞,飞快地沾湿了众人的眼睛。苏青瑶别过脸,低挽的发髻被乱风吹散。她双手带着镣铐,被警察推着后背,一直走到敞开的门前。

    急雨瀟瀟,将天地洗刷成一片茫茫。

    苏青瑶不由止住脚步,回望圣堂中央的圣母像。

    圣母玛利亚的脸已然湿透,淡金色的泪顺着苍白的脸宛延流淌,流入被七把利剑贯穿的心。

    她转过头,看到了前来缉拿她的警察,以及徐志怀。

    男人推门从车上下来。司机早已等在车门后,适时地上前为他撑伞。徐志怀朝敞开的教堂大门望去,只觉眼前游动着许多黑点。

    他穿过列队的警察,来到最前,也见到了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隔着重重雨幕,两人对视。

    只一瞬,身旁警察又推她的肩,催促犯人快走。苏青瑶迈过门槛,恍如被狂风托起的一朵乳燕,在圣母的泪光中,轻盈地滑入暴雨,来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暴雨顷刻间浸湿了衣衫,而她仰起脸,满面水痕。

    徐志怀的思绪在那一刻消散无踪,原先所想问的、想咒骂或质问的言辞统统不见了。他脑海空空如也,只留下眼前这个女人,如同海潮退去后遗留的漆黑礁石。

    她深深望着他,话音颤抖,又有一丝哽咽,但语调平静,仿佛用尽全身力气去执行上天派给她的毕生使命般!

    她对他开口。

    “志怀,从今往后……你不再是我的丈夫,而我,我苏青瑶,也不再是你的妻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雨如泪下。

    背后再度响起警察的催促,她被带上警车。
登陆7z小说网(www.7zxsw.com)阅读《窃情》最新章节^-^[手机版请访问http://i.7zxsw.com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