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z小说网 >> 玄幻魔法 >> 窃情(书号:46558

章节目录 几孤风月

作者:木鬼衣
    苏青瑶听了,不由扬起脸,望向他。

    男人没有表情,浅棕色的唇自然下垂,眼角的弧度也微微下坠。为了与她说话,背佝偻着,吐气抚过她的睫毛。身上的高档衬衫被扯开了领口,皱了,没了西服遮盖,可以看见右臂的袖箍那儿堆积了一块牙白的面料,在客厅的吊灯下,泛着润泽的冷光。

    “回家吧,”徐志怀重复,握住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苏青瑶几近梦游般被他带下楼。

    车停在马路牙子边,眼前的沥青路乌油油的,如同一片沼泽,脚踩上去,软的叫人后脊发毛。她被男人牵着坐上车,徐志怀与司机简单交代几句,便没再说话。两人一路沉默,直至车停。

    徐志怀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苏青瑶没动,坐在远处。

    徐志怀食指敲了几下车门,又俯身钻进来,透过后视镜,给前排的司机递眼神,叫他先离开。

    苏青瑶慌忙朝另一侧挪,整个人瑟缩了下。

    徐志怀不说话,握住她右脚的脚踝,提到轿车皮座。

    他解开高跟鞋的金属扣,淡粉色的脓水沿脚后跟的细纹流下来,苏青瑶这才发现高跟鞋把自己的脚给磨破了。

    “明天还要和谭碧出去玩吗?”徐志怀忽然开口。“不去了吧,脚都磨破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掌心贴在脚底板,拇指的指腹沿着侧边的弧度,抚上她脚的小趾,顺势压低。小趾适才挤在鞋内,微微发红,脚底板也发红,唯独脚窝那一块儿,异常的白。苏青瑶噎了口气,如同捏成一团的白帕。

    他的拇指拨过末趾,继而调转方向,叫食指与中指插入末端两个脚趾的缝隙,扣住,腕骨抵在脚窝。掌心严丝合缝地贴在脚心,滚烫,像有炭火在不停炙烤心脏。苏青瑶启唇,深深吸气。她觉得自己要被这火灼烧得缺氧,虚飘飘的,提不起劲。

    “别这样。”苏青瑶开口。“志怀,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直说,说什么?”他抬眸,冷森森的。“问你是不是爱上他了?还是问你有没有和他偷情。”

    苏青瑶脸一白。

    她垂眸,指尖小心翼翼地伸到他的手背,触了触,呢喃道:“没有,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徐志怀不语,嵌入趾缝的两根手指脱出来,中指沿着脚底的弧线下滑,停在脚心,挠了两下。

    苏青瑶脚趾蜷缩,肩膀也缩着,试探性地问:“你生气了吗?”

    “瑶,我不会对你生气。你还小,很多事不懂,像于锦铭那类纨绔,常年在社交场混,很会玩女人,所以你会被骗,我也、我也……”徐志怀顿了下,皱起眉,突然转了话头。“但我不想你骗我,青瑶,你应该清楚,我最讨厌别人把我当傻子,尤其是你。”

    苏青瑶张张嘴,舌头像打了结,发不出声。

    徐志怀叹息,整只手握住她莹白的右足,放在手心轻柔地揉捏几下。苏青瑶咬唇,不由提一提苍绿色的旗袍。徐志怀见了,挨过去,亲吻她的眉心。

    他的吻总有些曲折,还喜爱从眼角眉梢开始,碎碎的、散散的,如同吻膝下承欢的小女儿。也是,中国人的古典爱情总有些乱伦的情愫。接着,慢慢的,薄唇移到她俏丽的鼻尖,手腕上移,恰如一条粗壮的蛇钻进茂密的丛林,拇指划过小腿,停在腿窝。

    苏青瑶猛然吸气。

    她睁大了眼,望着眼前的男人,有些糊涂了。

    他分明是知道了吧,苏青瑶想,可他为什么还能这样冷静?是不在乎吗?

    徐志怀吻过鼻尖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车里的空间太狭窄,再低就低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抬起她的脸。

    苏青瑶的睫毛在他手心扑闪,眼神直直望着他,呼出胸口淤积的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“志怀,我们进去吧,”她说。

    徐志怀没吭声。

    两人在车内无声地对峙了好一会儿,然后是徐志怀先松开手,顶开车门出去了。苏青瑶松了口气,又躲了十来分钟,才进屋。

    徐志怀上楼去书房了,苏青瑶就在客厅坐下。

    小阿七瞧出这两位主人在闹别扭,抿着唇,给苏青瑶泡了一杯绿茶。

    茶叶放太多,浮萍似的,苏青瑶吹开,沿着粉彩瓷的茶碗边沿慢慢啜饮。氤氲的水汽扩散,扑倒苍绿的旗袍领上,绿得近乎潮湿。

    “太太,昨天邮差过来送新一期的稿子,我给你放书房了。”小阿七扶着茶几,坐在地板上。“先生跟您说过没?”

    “他说这个干什么?”苏青瑶反问。

    “哎?我还以为先生是怕您耽误杂志社的活计,才把您叫回来的。”小阿七托腮。

    “不会,就这点小事……”苏青瑶下意识回复。“他忙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赚那么多钱,肯定会很忙呀。”小阿七道。“吴妈告诉我,她从前在老夫人那里做工,空闲时做绣鞋,一个人能养全家。后来大肚子,她洗碗,洗到孩子掉出来,也不碍事。她还说,她家的死鬼只会抽大烟,儿子也是,抽大烟。这样比,先生真是很好很好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以后想嫁先生那样的男人吗?”苏青瑶问。

    小阿七脸红,挠了挠脖子:“我没有太太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漂亮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才是最重要的?”小阿七问。“发财吗?”

    苏青瑶一愣。

    她垂眸,望着茶碗里起伏的叶子,也不由地在心里问自己,究竟什么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如果叫她的父母来回答,那一定是她的家庭,但这种说法,她现在一点儿也不相信了。

    倘若是她的丈夫,那答案应该是责任,可她不是自愿承担这份责任的,甚至在签订契约时,她都没到搞懂责任这两个字,究竟代表什么的年纪。

    要是换成她的情人,大概会说是自由,不过,对这种观点,她总觉得太空、太远、太理想化,所以仍抱有怀疑。

    她想了又想,隐约觉得答案就在嘴边,可一下子形容不出来。

    于是苏青瑶勉强露出微笑,头微微歪着,同小阿七说:“大概是吧。有钱真的很重要,我祝小阿七早日发财。”

    很快,日头西沉,不知不觉到了夜里。期间吴妈去书房送了一回餐。小阿七也来问她吃不吃饭,苏青瑶说不饿,拿一块三明治就行。

    待到十二点的钟声敲响,实在没办法继续在楼下干坐。

    苏青瑶上楼,换好睡衣,走到卧房门口,踌躇许久,才鼓足勇气,推开一道门缝。

    她透过罅隙,看见自己的丈夫戴着金丝框眼镜,在床头看报。珐琅灯旁,蜜糖色的面庞,好像伦勃朗油画中的人。他看到半途,忽而折起报纸,去拿烟。

    用打火机点火时,眼镜从鼻梁滑落,男人叼着烟,抽出一只手扶了下眼镜。烟雾打唇齿间喷出来,他的五官有一瞬的模糊。

    苏青瑶不知该不该进,右脚的足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踢着门板。突然,应是走神,她力气使大了,不小心撞到门板,发出相当响的一声“砰”。

    徐志怀抬眸望去,见她瘦伶伶的一绺,贴在门边,要进不进,如同怕水的小猫儿。

    他似是被这种稚气软化了,便掀开被窝,叫她钻进来。

    上了床,苏青瑶半张脸埋进被褥。

    一阵漫长的死寂过后,她忽然开口:“志怀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那么聪明,谁敢把你当傻子呢?”她冷不丁说。

    徐志怀的心猛然一疼。

    那一瞬,他险些要质问她——你既然知道,为什么还要背着我,跟野男人搅在一起?可话还没到嘴边,他就自觉地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而她已经翻过身,背对着他,佯装沉睡。

    徐志怀熄灯,也躺下,但没阖眸。

    不知过去多久,他手肘撑着床垫坐起,没拧床头的珐琅灯,手一伸,摸到床头柜上的打火机。

    他摁下,火苗“啪”得一声窜出来,在眼前摇曳。

    徐志怀面对火焰沉思片刻,侧过身,掌心护着火苗,递到枕边,照亮了沉睡的妻子。

    雪月梅花三白夜

    酒灯人面一红时

    他无故在心里轻声念出这句,指尖抚过她如云的长发,悉心拿火钳烫过的发丝,缠缠绕绕,一下勾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并非隆冬,更无积雪,可她的确白皙得如同空明的雪夜,红幽幽的一簇火光映着她的脸蛋,照出稀薄的绯色。

    他全然不知自己该如何对待眼前的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离婚吗?

    这年头离婚对女人名声很不好,她还小,离婚了,她能去哪儿?谁照顾她,谁给她买新旗袍和新皮草,谁每晚带拿破仑蛋糕?她是很需要花钱的呀。

    难道放跟那个姓于的小子走?

    不,不可能。他决不容许这种事发生。要是她跟那个姓于的去了南京,他的面子往哪儿搁?

    他也想不通她究竟看上他哪点,自己又有哪点比他差。

    她难道不觉得姓于那家伙的脑子不太好使,愚蠢轻浮到惹人发笑的地步吗?

    这样一个他完全瞧不起的人,竟然意图抢走他的妻子,这分明是一种羞辱。

    徐志怀越想越焦躁,头一回感觉自己的思绪如此纷乱。他松开拇指,火光骤然熄灭,眼前恍惚仍有猩红色的残影。

    “小乖,”徐志怀俯身,面庞偎在她阴凉的鬓发,柔声叹息。“你到底要我怎么办?”
登陆7z小说网(www.7zxsw.com)阅读《窃情》最新章节^-^[手机版请访问http://i.7zxsw.com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