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z小说网 >> 其他类型 >> 掌珠令(书号:45771

第三百四十六章到底该怪谁呢

作者:舞夜夭
    慕老头提着鸟笼子溜溜达达出门遛弯去了,同往日一起遛弯的各府老头子吹嘘靖王给孙女的聘礼极厚。

    他说出数目足以让人羡慕。

    “江南的事,阿阳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没听说。”

    穆阳摇了摇头,“皇上不会什么事都让我插手,他说得小道消息是真实的话,中宫的杨皇后麻烦不小。”

    云薇舒展眉头,  挽住穆阳的胳膊,“不去管她,阿阳把听到来的消息告诉她一声就好。

    她想走到前朝,波折必不可少,她未必愿意事事依靠男人,一直指望阿阳,她不如去做太后。”

    穆阳心头涌起一股热流,  云薇选择了他!不会因为他不帮杨皇后便觉得自己无情。

    “你祖父,  嗯,  咱祖父出门遛弯打听到这样的消息,同咱祖父遛弯的老爷子啥话都说。”

    穆阳认识到慕老头的牛逼,比较隐晦的消息都能随意打听出来。

    云薇笑道:“就是一群爱吹牛的老太爷,祖父给他们不少支招,又爱吹嘘我爹,他们既佩服他,又不不服气,到他们那个岁数的老人只能拿儿子吹。

    祖父是个心细的,同他一起喝茶遛弯的老爷子玩心眼玩不过他,市井的消息祖父最先知道,偶尔会同我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穆阳寻思着自己是不是眼睛向上看得太高了?

    “不过祖父的能耐不完全是个小地主,他心眼儿多着呢。”云薇拿着聘礼单子,随意翻看,“闽王下了血本了,不对,打算把我娘积攒下银钱同珍宝都送去靖王府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他说过,  不必把聘礼当回事儿,  不讲究聘礼多少,嫁妆就要多少,你家随意准备嫁妆,我娶得是你,不是你的嫁妆。”

    穆阳小声说道:“你肯嫁给我,嫁妆我可以帮你准备,绝不会让你丢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被我爹我娘听去了,信不信我娘会发火?信不信我爹继续用书本为难你?”

    云薇用厚厚的聘礼单子不轻不重敲打穆阳额头,浅笑道:“我爹在文章这块没服过谁,三个你捆在一起也就勉强能同我爹一较高下。

    我喜欢你,多给你估算了一些文采,怕伤了你的自尊心,毕竟你这个天才从未败过。

    你再天才,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,你已经很全才了,不用同我爹非要在文章诗词上一较高下。”

    “他靠着卷毛,我是比不了。”穆阳不阴不阳内涵了云默一句,伸手将云薇揽入自己怀里,“成亲后,你准备去哪里玩,  按照卷毛说的,一个月都要同我日夜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低沉磁性,诱人极了。

    云薇脸颊泛红,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,“度蜜月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我想要一个蜜月宝宝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云薇咬牙切齿道:“卷毛不能要了,快生火炖了它。”

    守在屋外的卷毛蜷缩了摇晃的尾巴,呜呜,又是他承担了所有。

    云薇让它给穆阳多放一放那个世界的画面。

    做人难,做一只狗更难。

    卷毛最近很喜欢同穆阳交流,都是男人,总有一些共同话题,卷毛觉得自己在调教培养靖王。

    闽王亲自带着靖王去云府提婚后,据知情人士透漏,靖王给云姑娘的聘礼极多,金银珠宝,古董字画,田产店铺都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最特殊是闽王费劲心思收集到不少吉物,其中不少是武道宗师留下的字画。

    据不可靠的小道消息,陆地神仙宗师镜高手留下的字画能让人强身健体,益寿延年,说不得碰见有缘人,能从书画中看到绝学。

    聘礼的传言越发离谱,相信的人不再少数。

    自从聘礼被送到云府后,云默经常被同僚们拉着去喝酒,言谈之间同僚期望能鉴赏书画……

    云默借此交了不少朋友,再不是敌人满天下。

    做官的人谁不希望自己能多活几年?

    他们不求能成为武道高手,能学几招陆地神仙‘养生’,让自己多活几年已是天大的福气了。

    不过,云府上每日都会捉到几个毛贼,有云戎在,毛贼闯不进后院去。

    云默同姜氏狠狠抱怨闽王:

    “我算是看出来,最坏就是闽王,他怕我不答应半月后让薇薇出阁,特意送了一堆书画过来,咱们说好的,所有聘礼都给薇薇加进嫁妆单子去。”

    姜氏抿嘴笑着,拍了拍围着自己转圈的云默胳膊:

    “你别把所有不好的事都怪在闽王头上,昨儿你还说闽王懂你,你同他一起谱写的乐曲会流传百世,不比凤求凰古曲差。

    同我吹嘘,以后新人成亲时,你们两人联合创造出来的乐曲是必有要演奏的曲目,薇薇同靖王会因为这首曲目而流方百世,同凤求凰那对新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云默道:“一码归一码,穆地主不简单,他并非俗人,同我能相谈甚欢,是我在乐曲上的知音。

    但是他太狡诈,他想早点娶儿媳妇,外面流言绝对有他手笔。”

    “消息是公公随口说出去的,公公最近几日教同他一起玩的老太爷们强身健体,打得就是闽王送来的聘礼由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爹把卷毛……不对,是薇薇教给他太极养生拳教给外人?”

    云默脸色很黑,“还真有人相信他的话?!会不会过几日跟着我爹锻炼老太爷的儿子们找来。

    我记得上次我爹练养生拳抻了腿,在床上修养了半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纵然找来也会谢谢不羡,毕竟养生拳的确能让老人少生病,少吃药。”

    姜氏捶了捶酸痛的腰,云默看到后连忙帮姜氏按摩起来,“你着实辛苦了,等这两个小崽子出来,我一定收拾他们给你出气。”

    “可别,我舍不得。”姜氏斜睨了云默一眼,“我舍不得你收拾小小的不羡,儿子有可能很像你,像你这个父亲。往后他纵使闯祸,上房揭瓦,我都舍得动他一根汗毛。”

    云默把姜氏揽入怀里,眼角眉梢满是得意,“你做不慈母,严父我来当,咱们儿子,若是儿子的话,我只求一件事,相貌随我,千万别随我有晕考场的毛病,或是如同云戎昏血……

    不过,真有这些毛病也不怕,有他姐姐在,再大的毛病也能治愈。”

    姜氏叮嘱道:“千万别让薇薇听到了,她最近几日同王爷谈情,没想到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云默答应道:“不说,我绝不多说一句。”

    夫妻两人相视而笑,有了共同的秘密彼此更显亲密无间。

    皇宫御书房,贺太监迎上奉诏书入宫的闽王,小跑过去低声提醒:

    “皇上正在召见太子殿下,您得等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去慈宁宫拜见母后,皇兄见了太子殿下后,你再派人去慈宁宫叫我,或是让皇兄直接去慈宁宫,我们兄弟很久没陪母后一起用膳了?”

    “不,别。”贺太监挡住闽王去路,腆脸笑道:“皇上特意叮嘱王爷在外等候,许是皇上一会儿同王爷,还有太子殿下一起去陪太后娘娘。

    您知道上次太子殿下没能进去慈宁宫,太后娘娘不骂人了,不肯见太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帮不了皇兄劝说母后,太子办得事直接捅了母后的肺管子,我多说一句,母后操着锄头打破我的脑袋,我受过‘皇父’的恩惠,没能给他养老送终已是我最大的遗憾。

    太子抬举他娘家那边亲戚,他忘了‘皇父‘是被谁逼死的,这一条哪怕他是太子,我都是要说两句。”

    “老三?!你打算教训阿晨?!”

    皇上不悦的声音从御书房中穿出来,“你给朕滚进来,旁人不知,你前两日去提亲,没见过朕恩封的朝议郎?”

    贺太监为闽王推开御书房的大门,躬身让道一旁。

    贺太监掌着东厂,其实本不用做这些事。

    东厂名头不比神出鬼没的悬廷司差,稳稳压着锦衣卫一头。

    但是,贺太监不单单尊重闽王,是看在靖王的面子上,靖王已是闽王义子了。

    旁人觉得靖王身份不再如皇子般贵重,贺太监不敢轻视靖王,反而对靖王身边人都恭敬着,不敢耍东厂厂公的派头。

    穆地主提起衣摆跨过御书房门槛,不紧不慢走到皇上跟前,随意拱手算是见过礼,展开手中的扇子摇了摇:

    “当时提亲时,没有朝议郎帮衬,我真不一定能打动云默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一起创作了一首乐曲,阿阳同他媳妇的定情之作,朕把云默叫来,你们一起去给母后弹奏一遍。”

    皇上瞪了一眼垂眸的太子,“朕已经交代太子把人尽快送离京城,阿晨被手下人糊弄了,他并非特意接那群小人去东宫,勾起母后的伤心事。

    皇父——有灵的话,不愿见到母后同阿晨生疏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穆晨抿了抿嘴角,眼底流露出一抹不舍。

    外祖父他们虽然是粗人,真真为他好,处处想着他,惦记着他。

    外祖母帮着他去照看姜苏,给孕吐不止的姜苏亲自弄酸角。

    “给太子乱出主意,把人接近东宫的奴才被朕打了一顿,并且发配出关,不得回京。”

    “皇兄是该好好梳理东宫的属臣了,我不关心朝政东宫的人没少听说东宫内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闽王看了穆晨一眼,低声说道:“那个姜苏的,太子打算何时解解决掉?

    东宫有不好的事都是属臣奴才不好,太子被蒙蔽了,这样的事多出几次,太子也会被非议无识人之能。”

    “三叔,我——苏苏已经怀孕了,怀得又是阿爹长孙,她跟了我,就是我的人,出嫁从夫,川蜀归于阿爹是天命,她会忘记那些不愉快,安心待在我身边,待在东宫。”

    “杀父灭族是说忘就忘的?”穆地主眉头皱紧,“换阿晨是她,阿晨的父母亲族被灭,江山归了旁人,你能甘心?你不会为皇兄报仇?

    我听说,她是川蜀王最宠爱的嫡长女。

    川蜀王把她当作眼珠子,她能忘记了父仇,安心给你生孩子,我听着比话本子还可笑。”

    “三叔此话差异,杨皇后只有一个,苏苏善良柔美,心地纯净,又重情,她愿意顺从天命。”

    穆晨再次开口,“阿爹说过留下川蜀王女儿,荣养她们……都是女流之辈,她们并不会危害江山,危害父皇安危。”

    穆地主摆了摆手,说道:”我说不过太子,不过提醒太子一句罢了。

    皇兄让我帮太子在母后面前解释,我做不到去劝说母后,即便朝议郎还在,把我养大的继父终究是去了。

    昨儿我见云默孝顺其父,我的心很是沉闷难受,子欲养而亲不在,他们都说舅舅沾了我的光。

    我为他做过什么?没做过一顿饭,没为他抓过痒,甚至在旁人非议他时,我也没为他说过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皇上面色阴沉下来,受过继父恩惠养育之恩的人何止穆地主一人?

    “母后不会为那点小事记恨太子,太子是母后捧在手心养大的,我的话未必有太子的话管用,太子对母后有一分孝心,母后便不会怪他一时糊涂。”

    穆地主摆出绝不会插手此事的姿态,皇上也不好过于逼他。

    皇上目光越过太子,落在穆地主身上,问道:“你给阿阳的聘礼中,武道宗师的画作从哪弄来的?

    外面传得沸沸扬扬,越来越离谱,还说有宗师高手的宝藏。

    方才云默才说晚上他睡不好觉,时常有人闯进云府去,求朕再派侍卫给他用。”

    “不羡说你害苦了他,不是朕好说歹说,答应多派侍卫,不羡早把聘礼给你退回去了。你到底是在帮阿阳,还是嫌弃阿阳娶薇丫头?

    你管不好阿阳的事,不如把阿阳交回给朕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兄有那么多儿子,您同我抢阿阳吗?”穆地主憋得脸通红,高声道;“族谱写了阿阳是我的义子,不能改,您是天子更不能出尔反尔。

    这事……不怪我,我不是寻思着给阿阳的聘礼增添点好东西吗?

    我同阿阳一起抄过杨公府,字画都是那时候得来的,其实宗师高手留下的字画被传这么离谱,不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怪谁?怪朕没给阿阳出聘礼?”

    “怪爱吹牛的朝议郎!流言是他口不择言放出去的,偏偏还有人相信了。”

    7017k
登陆7z小说网(www.7zxsw.com)阅读《掌珠令》最新章节^-^[手机版请访问http://i.7zxsw.com]